媳婦的二二八

1947 年二月底,因查緝私菸所引發的一大串惡毒腫瘤的政治迫害,現在被我們統稱為「二二八事件」,這個事件涉及政治、社會,但也真真實實地關乎每個身歷其中與其後的人們(不論你在名單內或在名單外)。2017 年,二二八紀念日正好與前個周末組成了四天連假。

2017 年 2 月 28 日,菲比和先生、公婆、大伯一家四口,八人一起在外午餐為公公慶生(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因為看到草莓太開心,所以只顧著驚嘆草莓,所以忘了點蠟燭,也忘了唱生日快樂歌,當然公公也沒有辦法許願……),餐後,餐廳老闆與我們閒聊,一開始老闆先與公婆一同回憶了小時候物資不足的辛苦(那個年代一切真的都很營養不良,不論身體本身或是身外之物都一樣地困頓),接著話題轉至大家的關係,因為老闆就站在菲比的旁邊,我就順勢簡述了家人的關係(公婆的兩位兒子、兩位媳婦,以及大伯的兩位小孩),然後老闆驚嘆大伯看起來很年輕,孩子卻很大了(菲比真心覺得很厲害喔~因為大伯大嫂都屬於童顏派人物,並且菲比也深感榮幸能夠擁有一個上大學的姪女,與讀國中的姪子)。

但是!歡樂的時光總是特別短,至今我仍然無法想像在這般看似無害的時刻裡,禍福居然相伴,因為緊接著就是菲比的地獄時光。因為事情急轉直下地讓人措手不及,以下就以對話方式陳述午餐現場吧!

© Genevieve Simms

© Genevieve Simms

老闆(對著菲比說):那妳呢?你們有小孩了嗎?(實在很後悔剛剛和老闆說話,然後很想白眼老闆:其實你明眼就可以猜出我還沒有小孩,不然和先生出席這種家庭聚會,怎麼可能不帶孩子出門呢?)

菲比:我們還沒有小孩耶~

老闆:喔~(微尷尬,準備立馬轉話題的瞬間被婆婆捷足先登)

婆婆:(對著先生說)都已經四十歲多了,還沒有小孩。(對菲比說)妳這樣對不起陳家!

「對不起陳家」這頂帽子實在太大,一時間以為是自己誤聽了,所以沒能立馬意會,婆婆看我沒有反應,接著再補上一句:「娶某就是為了生後生,妳讓陳家絕後,妳覺得妳對得起陳家嗎?」(非常體貼地在重點處使用國語)

好啦!這句重話再次登場,想裝作沒聽見都不行,尤其菲比身為被指定回話之人,老實說在那一瞬間還真的有點想哭(並且在寫這段文字的時候,也正在流淚),但想到我若是哭了,今天的聚會就真的毀了,實在不該讓大家一起陷入難堪流沙(尤其榮登尷尬榜首的老闆,當下應該很後悔轉台到我們這桌,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未來這些經典對話將非常合適納入餐廳傳奇),所以在表情變化的最後一瞬間,菲比選擇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地陪笑帶過,但因為實在太震撼,所以菲比也忘了自己到底是如何與他們一同渡過那個午餐,以及接下來的八個多小時。直到回到我們家,有了獨處的時間,才開始正式品味婆婆說的話,並且才有餘力感到委屈。而峰迴路轉的因為連假家庭活動所積欠的工作,得在228當日完結,所以債務工作衣錦還鄉來報恩了,菲比也因為得專心投入工作,才得以稍稍跳脫那咒詛般的制約,不然以我眼內的水量,長褲應該都可以被哭溼喔!

© Genevieve Simms

© Genevieve Simms

2017 年的二二八,看似很個人(因為僅是菲比的一件家事),但事實上也很社會(家庭組成除了可類比小型社會之外,相信有些人也正與菲比擁有類同處境),當然也很政治(以伊瑞葛來(Luce Irigaray)的論點來說就是,女性因為長時身處於被教育,並已習慣於「獨尊陰莖」的謬知之下,所以會(自動自發地)對於(在器官上直接擁有陰莖的)父親、丈夫獻出殷勤,接著更把重心寄託在「生小孩」這件事情上,作為對陰莖妒羨的對象轉移,並且還「偏好生男」,生下一個與生俱來就有陰莖的小孩,便可一箭雙鵰,一償宿願)。所以,菲比也開始用理性來理解婆婆的這句話(突然很慶幸自己平常有讀書,這時候就可以拿出ㄧ些理論來自我療癒,想來也真是挺幸福的,我)。首先,我想到婆婆睡眠品質本來就不好,在說出這句驚嚇到媳婦的話的前一晚她又失眠了,所以可能是因為精神太亢奮,所以說了無俚頭的話(其實也好想詮釋為無禮界的頭目啊~),然後若以伊瑞葛來的論點來看,婆婆只是政治立場太正確罷了。

今天,菲比將個人碰巧在二二八發生的私事,與我們的「二二八事件」放在一起,說來也真是大不敬。但是我想無論如何二二八就是一個自省其身的日子,人人都該謹記在心,不該重蹈覆轍,而對菲比來說日後在二二八紀念日,除了省思1947年的事件以外,也要時時警惕自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尤其當我有緣能夠成為某位女孩的長輩時,更要切記),這才不枉菲比在今日掉下的眾淚水啊!

凡見此文者,無論你是誰,若遇菲比說出欺負人的話,或做出欺負人的事,拜託請當面、立刻、直接、大聲地訓斥我:「妳是婆婆嗎!?」。

© Genevieve Simms

© Genevieve Simms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文化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