殞石旁的天際到底有什麼?— 黑膠碟的懷舊與浪漫

殞.石.旁.的.天.際 這幾個中文字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是譚詠麟的《愛的根源》中一再重覆、既浪漫又曖昧的歌詞、亦是我讀不出來只能唱出來的六個字。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XOyE79VpCc[/youtube]

1984 年譚詠麟的 《愛的根源》

而《殞石旁的天際》則是以八十年代當時大熱的粵語大碟《愛的根源》為文本基礎的二次創作舞台劇。

浪人劇場的編導王敏豪先生以多媒體創作為基本,劇中大量的對白減去了歌曲原有的音樂弦律,由四個在唱片內的人物:深秋(陳康飾)、源(陳瑋聰飾)、Marianne (毛曄穎飾)和雀斑(馬師雅飾)以朗讀的方式重新演繹稍為變得陌生的原歌詞。

(左至右)深秋(陳康飾)、雀斑(馬師雅飾)和源(陳瑋聰飾)/ Credit 浪人劇場 Theatre Ronin

《殞》的劇本充分表現了荒誕劇的一大特點:沒有着重一般常見於結構、情節和語言上的邏輯性和連貫性,而是順序地用《愛》歌單上的歌曲去串連情節,利用失去了韻律的歌詞來表達對香港社會的諷刺和憂慮。

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故事一開頭的設定—人們生活在一個看到殞石於天際卻不知道殞石會何時墜落的地方,他們同時患上了「忘了愛」,卻亦復如是地生活。這個富荒謬性的開首已直白地揭示了現實中的社會也可笑地充滿着一大堆不相上下或更甚的狀况,而每天只顧繼續忙碌的我們亦繼續令這個社會更加荒謬。

源(陳瑋聰飾)和 Marianne (毛曄穎飾)— 多媒體的運用 /Credit 浪人劇場 Theatre Ronin

《殞》是一個香港少見的本土創作荒誕劇,雖屬實驗性質,劇本取材頗為新鮮。舞台設計較簡約,正好迎合劇中音響和錄像的播放,以及角色雀斑聽到「忘了愛」三字時而引發的形體動作。

整體而言,全劇想帶出的訊息雖涉及多個層面,如一開頭香港人「馬照跑、舞照跳」的狀態、中段「忘了愛」但依然現實的男女對弈和人們對將來未知有所憂慮但仍寄於希望的結尾;但每每似是輕輕帶過,未能完整地呈現各種對社會的諷刺,令觀眾若有所失,留下了小小的可惜。

 

說點什麼吧!

SPONSOR

熱門 Performing Art 表演藝術 分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