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77451495_70761d6819
Apr.28.2014

這絕對不是個比喻:氣候變遷將引發下一次世界大戰

本文作者 Eric Holthaus 是一名氣象學家,在 《Future Tense》(探討新興的科技影響著社會、政治以及文化)中撰寫多篇關於天氣與氣候的文章,本文是從 Future Tense 節選,與亞利桑那州立大學、New America Foundation 以及《Slate》 合作。

以下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剛完成一系列具里程碑的報告,以編年的方式更新現況對氣候變遷科學的共識,以下是他們的敘述:

以我們現在的步調,氣候變遷已經是不可逆且必然對人類存在著風險,就如同我們大家所知道的 -- 我們仍試著去改正並調整它,前提是如果我們決定要同心協力的話。

但除了訴諸於各方合作,報導中以提及驚人而難以置信的情況:氣候變遷已經動搖國家,即將導致戰爭

  • 氣候變遷不只讓你買不起糧食,更會導致階級間的對立、國家間的衝突

這個令人震驚的發現,在這週 Showtime 明星雲集的氣候變遷文獻電視劇 Years of Living Dangerously 裡特別被強調,像是長期乾旱所導致的衝突,因為近來在 蘇丹達佛(Darfur)、突尼西亞、埃及的衝突,加上未來可能發生的衝突,氣候變遷被認定為威脅乘數

想當然爾,氣候變遷同時惡化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分化,對貧窮者的收成而言是沉重的打擊:提高食品的價格、種下大規模災難的種子、產生更多的難民及縮減政府的課稅彈性。當威脅來臨,想要忽略他是不可能的,特別是如果你的工作是保衛國家安全。

以下是部落格 Responding to Climate Change 中近來的面談內容,由已退休的陸軍准將 Gen. Chris King 以軍事的角度思考氣候變遷這一回事:

「這就像是會捲入將持續 100 年的戰爭,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可怕的事情,沒有現存的策略能夠處理這些問題,你可以回顧戰爭的歷史,當沒有所謂固定的持續期間,你就不可能會贏」,他這麼告訴 RTCC(全球氣候變遷新聞評論與分析)。

140417_FT_RearAdmDavidTitley.jpg.CROP_.promovar-medium2

在相似的脈絡下,已退休的美國海軍上將 David Titley 共同寫了一篇 Fox News 的專欄:

在已經決議的氣候變遷相關政治決策,與當年歐洲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決定,現在看來這兩者相似狀況十足引人注目,令人不得不嚴肅以對。

在 1914 年所做的決定反映了政治政策追求短暫的利益,連同組織間的傲慢,未對危機產生適當的想像與理解而失敗,也並未從失敗的歷史教訓中學習。

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這與和現在的氣候變遷危機是不是很相似?

  • 氣象專家、退役海軍上校在 TED 演說:氣候變遷為何是本世紀最大挑戰(摘錄)

看了 Titley -- 目前身為一名氣象學家並任教於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在 TED 上的演講,討論他如何從「對氣候變遷事實所深根的質疑」到將它視為「在我們這個世紀最大的挑戰之一」的改變,以下摘錄談論的內容:

《Slate》(以下簡稱 S):當說到將氣候變遷為國家安全議題,你已成為了領導者,你將戰爭和氣候連結在一起的理由是什麼?

Titley(以下簡稱 T):氣候變遷不是造成阿拉伯之春的主因,但它是影響因素之一,我認為這似乎更合理。

一個食物倚賴進口、在貧窮的政府管理下的國家,在短時間內有接二連三的事件發生導致糟糕的結果,同時人民面對的食物價格高漲,沒有一個人能夠控制情況惡化。

我認為氣候變遷會是 21 世紀的驅動力之一。有了現代化科技和全球化,我們每個人比以前更加緊密,世界的倉儲庫現在是集裝箱貨輪。你記得冰島不能發聲的火山名字嗎?現在這不只是氣候變遷的議題了;最嚴重被打擊的是肯亞的花農,在 24 小時內,他們所有的賺錢工具、商業模式接消失殆盡。也不能啃花吃。

S:這是你看過最糟的狀況嗎?

T:離散型的事件或是一系列的事件都會改變微積分結果。

我不知道是誰,我不知道有多麼的殘酷,引用 Niels Bohr(丹麥物理學家)的話:預測往往是艱辛的,特別是對未來的預測。當它發生了,是黑天鵝的降臨;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們改變的了什麼?

舉例來說,我們基本上對發生的事情不能做任何事。海平面持續上升,在這個世紀結束前,從 3 英尺上升到 6 英尺;然後,你會遭遇到一連串超級強颱橫掃上海,造成數百萬的人死亡,中國政府會失信於人民嗎?中國會因而產生裂縫嗎?我想中國應該會變得更加的專制吧。

S:這聽起來真是難以置信又令人害怕,要如何防止這樣的威脅發生呢?

T:我將氣候變遷視為三腳凳。

企業家會說:這是一個危險因子,可口可樂需要保護它的水權力、波音(Boeing)有他們自己的供應鏈管理、Exxon 專注於為碳定價,他們在共和黨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也有逐漸增加的撤資行動。

最大的問題是,它會牽涉到加州的退休資金、紐約的基金,這 1000 億美元的資金將會流入市場嗎?水災、龍捲風、乾旱是所有人類口中的氣候變遷,我納悶著是否哪天亞特蘭大就沒水了?

當我們談到氣候,在採取行動前,我們必須要先設定好每個階段,而且接下來我們要再思考:要如何最大化成功的機會?

氣候變遷不只是環境的議題,它是科技、水、食物、能源、人口的議題,這些能在真空的情況下發生嗎?所有都不能。

4112595376_ed78dcf304

S:儘管所有的資料、座談會都顯示氣候變遷的嚴重性,大眾仍然對氣候變遷這個議題不感興趣。根據 Gallup,美國人憂心氣候是「一個大問題」的分數始終都只有 1/3,就和 1989 年的分數一樣,也就是都沒什麼改變,你認為有什麼可以改變這樣的情形嗎?

T:懷疑氣候變遷的大多數人依據民主黨派的議程獲得增選的額度,而要試著告訴大眾,要大眾相信科學是不具定性的,你知道,就如同《Merchants of Doubt》這本書所說。

不幸的是,大多位居高位的人了解科學但不喜歡被政策牽著走,討厭被政府控制著。

這哪裡是自由市場、保守的思想?科學是定型的,相反地,我們應該要有一個合法的政策,要在左派和右派之間,關於在氣候變遷下要做什麼的辯論。如果你是保守派 -- 將近一半的美國人都是 -- 為什麼你要置身事外?

拜託,別在傻了,保守的人會想要保留些什麼,而保護環境就該是那第一個最該實行的項目。

S:這樣的辯論能真的帶來什麼改變嗎?

T:我們必須要開始重視人們而不是北極熊,我們的適應能力可能比牠差。

當你離首都環線(495 號州際公路,於紐約州)更遠,你就能有更多空間討論氣候變遷,不管其他人投什麼票,我從未試著將這個議題政治化。

大多數的人都只在乎要好好工作保有頭路,然後支持著家計。如果氣候變遷是一次性賭注的問題,加上如果食物價格開始瘋狂飆漲,人們就會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海平面上升、像是 Katrina 和 Sandy 的狂暴颶風都不會是一百年只發生一次的事件了,而是一次性賭注的事情,我在 Katrina 颶風中失去了所有,我已經嘗過失去的滋味了。

S:這樣的辯論多快能夠改變現狀?我們如何改變過去對氣候變遷的僵化思維,進而開始專注於我們應該做些什麼來改變它?

T:面對氣候變遷,應該以「毀滅性成功」的態度來準備;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看看對於同性戀權利的議題在這個社會改變的多快,十年前,它仍是處於危險地帶的議題,而現在呢?已經被更多更多的人所認同與接受了。

同樣的情形,氣候變遷是不是也有可能被更多更多人接受呢?我不知道,但十年前,如果你在數十個州提出我們有可能讓同性戀婚姻成真這樣的想法,你的朋友可能會告訴你:你吃錯藥了嗎?

但是,當我們開始獲得關注,我們能夠做到意想不到的事情;不幸的是,這已經是在最後關頭了,是在脅迫之下不得不採取行動了。

TechOrange 科技報橘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

更多文章


READ MORE

更多文章

READ MORE